1. <button id="eofti"><object id="eofti"></object></button>
    2. <th id="eofti"></th>
    3. <button id="eofti"><object id="eofti"><input id="eofti"></input></object></button>
      <span id="eofti"></span>
      <em id="eofti"><acronym id="eofti"><u id="eofti"></u></acronym></em>
      1. About   |   Job   |   Contact
        重庆产业引导基金公司徐要学在投中集团“2016年中国投资年会”发言;政府基金存在2个使命 赚钱和发展经济
        时间:2016-04-15    点击:

        2016年4月11日-13日,由投中信息主办的“2016年中国投资年会”在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隆重举行。本次“中国投资年会”以“跨境、布局、未来”为主题,探讨当下行业热点,纵论私募股权行业未来,掀起了对中国股权投资行业新一轮的憧憬与展望。公司领导徐要学受邀参加了此次峰会,并在会上做了重要发言。

        重庆市产业引导基金总经理徐要学

        以下为重庆市产业引导基金总经理徐学论坛发言实录,根据速记整理:

        大家下午好,我是重庆市产业引导基金的徐要学。我们公司是2014年5月13日成立的,到现在还没有满2年,我们是一个政府平台的基金,规模是125亿元。我们的理念是做市场化母基金,做专业的LP。我们在基金里面同股同权同回报同进退,我们没有他们说的政府基金的让利或者其他,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首先和我们合作的GP自己来决策预测,而不是由政府来决策,我们说市场化肯定就是市场化。我们的出资是有保证的,你做得很好,我们可以长年累月和你捆绑在一块。再一个,我们有政府背景,面向市场背靠政府,我们会不定期地举办活动,和你对接项目。去年到现在我们搞了好多场项目对接会,有好多项目都已经GP投资下去了。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达成的基金有21支,规模196亿元。现在我们投资了42个项目,47亿投资额,现在整个发展势头非常好。欢迎大家到重庆去,重庆是一方热土。

        我不像前面几位,我作为政府基金的管理人,除了要赚钱,这是最直接的原因,另外还得促进重庆的产业发展,不但要赚钱还要发展经济,存在两个使命。有了这两个使命,才有了我们一系列对GP的选择。第一,我们选择GP主要是选择在行业内名声比较大比较有优势的GP,比如鼎晖,最初他们就已经开始和我们合作了。再一个,我们要选择有强大行业背景的GP,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有强大产业背景的公司来整合服务我们的企业。再一个,招商资本也在我们那里做得很好,这是我们对基金管理人选择。

        我们也支持新锐基金管理人,虽然他们没有独立做过,但是实际上他们具有很强的创新意识,我们对他们要有信心。具体做的过程当中我们突出了实,要落实到实处。不像很多政府引导基金要做100、1000亿元,我们不做这个事。新希望集团他们说要和我们做60亿元,我都没有同意,我说我们先做6亿元,做好了一期、二期到N期,那岂止60亿元,600亿元也会有的。

        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特别重视GP在募投管退几个方面的尽职调查。比如募,我们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做了大量调研,全国很多基金,有的基金100亿元,有的基金200亿元,我调查有的基金3年了还没有3亿元,募不行。所以,实际上我们对基金管理人GP募的能力也是非常强调的。因为我们要一起共事,如果我10%、20%、30%给你承诺了,你其他又搞不定,我们这个基金在那里干嘛呢?所以,对“募”我要特别强调。

        对“投”我也要强调,因为我们要支持重庆的发展,显然要投下去。所以,在评审基金GP能否入围管理我们基金的过程中,我们希望看到它在全国有项目,更在重庆有项目。我们要去做尽调,不是说你蒙我,我们需要去问的,问了就会很清楚了。我们对GP的尽调,只要尽调以前的LP,更要尽调手中的项目和以前投的项目,GP离开团队的人员,辞职走了,就是要对你GP进行全方位地了解,了解过后,我认为你有这个能力,才能管理我们的基金。我们对你以前项目的尽调,实际上就是看你是不是只给钱没有提供增值服务,我们也非常强调增值服务,因为重庆的很多企业对资本市场这块不太熟,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GP在重庆的活动,能够给我们的项目带去他们的增值服务,提高他们在资本市场的能力,这也是GP本身想看到的。只有这样,才会在二级市场上带来高的估值,不管是并购还是IPO。当然我们也希望你有全盘操作基金的能力,要有退出的案例,否则你都没有做过我怎么能信任你呢?另外,我们在尽调过程当中,也特别强调团队愿意到重庆发展,愿意付出极大的精力和精神,专注,特别是要有工匠精神,对一个企业进行尽调和辅导。这是我们工作过程当中要求的。

        我把我的底牌都告诉大家了。从我最初2014年筹建这个公司开始做的时候实际上是很艰难的,要来的GP很多,但是都名不见经传,我去找红杉、IDG,他们都不愿意来,现在红杉也在和我们谈了,深创投也和我们合作了,摩根斯坦利、软银也都在和我们谈了。现在日子好过多了,125亿元已经用出去50多亿了。另外还有一个800亿元的战略产业新兴基金,那个我们出了50亿元。相对来说有政府支持在里面,而其他成立的20亿元基金都没有政府支持在里面,都是完全市场化的。当然,我们说的市场化和很多人理解的市场化不太一样,比如我要求50%投重庆,80%投重庆,他们说你这就不是市场化。我说怎么不是,我先跟你明示了,你同意了,在这个合约下做,就是市场化了。并且我们做的过程当中允许我们的基金是一个全阶段的多产业的基金,比如说这个基金可以投天使,可以投VC、PE,也可以投IPO,工业、农业、现代服务业、科技、文化、旅游都投,除了地产、衍生品不投,不到二级市场上买卖股票,其余的都可以投。也可以解决很多基金管理人在管理基金过程中,有时候一个好的机会来了,做一个增发,做天使的、VC的就不能做这个,但是我们是可以做一部分的,这样可以更好地平滑基金整个业绩。

        我就讲到这里。


        野马渡中学和新镇中学哪个好